无常子

矫情文风/ooc

暂定

【all爆】【ABO】

咔酱o,无肉

在原作的基础上删改扩写,会有更改其他小天使戏份的修改,介意的请绕道,谢谢!

慢热,成长!!!

暂定

01

‘如同狗屎般的半边混蛋!’爆豪胜己忍无可忍,一向引以为豪的冷静和判断力都快被愤恨给扰乱,越想越憋屈,满腔愤懑随着少年的不甘吼叫发泄出来,随即粗暴地用手揉擦眼睛后,露出凶相瞪了眼被他的喊叫声吓到的人及围观的人群。红着眼圈的倔强少年逐渐成为人群中心并被人指指点点,他不屑他人的闲言碎语,但他想,他只是很想很想把冠军带来的挫败感抛到脑后,迫切希望能将身上这股压制不下去的躁痒感摆脱掉,他想着,于是只能跑起来了,这时的少年还只能在孤独拥挤的街道上敏捷而迅速地飞奔。

 

而至——“嘭”的一声,爆豪胜己猛地将门打开,呼吸急促声线沙哑地朝屋内打招呼:“老太婆!我回来了!”

 

“臭小子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准这样叫我!”爆豪光己双手叉腰怒气冲冲地站在那里看着爆豪胜己,嫌弃道:“体育祭不是才结束吗?怎么又弄得满身是汗?嘛真是的赶紧去洗澡!对了,多注意下你的发情期和抑制剂!之前为了准备体育祭还特地吃了药推迟吧。话说回来你的发情期不是一向挺规律的吗?根本不会撞在一起的日子干嘛还要这样做,多此一举还扰乱了本来的周期规律!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有多伤身体!下次不许这样了!听到没有!”

 

“知道了!烦死了!”爆豪胜己不耐地撇嘴上楼,不一会儿又跑下来,“老太婆!我房间地上放的是——”

 

“那个啊!特急快递派送哦~看你很想要就买了呗,当天下单送达速度还那么快!快递行业有这么些能干的个性真的是太方便了!”爆豪光己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嘛~算是第一名的——”

 

话头一出立马就被爆豪胜己打断否定:“这种第一名有什么用啊!我才不稀罕!我要的是”“当之无愧的冠军。我知道的,胜己。”爆豪光己上前揉了揉爆豪胜己的头发,轻笑道,“我知道你不会满足于这种成绩的。”接着突然地拍了下爆豪胜己的头,嘲笑道,“说到底还不是你太弱了!赶紧组装好,买来就是要你好好锻炼变得更强,下一次!”她看着她的孩子,相信着他,与他倔强的眼神对视。

 

爆豪胜己吸了吸鼻子,张扬而笃定,“我一定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冠军肯定是我。” 

 

爆豪胜己平静而坚定的语气与步伐瞬间点燃了体育场上所有的选手,体育祭才正式开始,真正有了全员参与比赛的竞争氛围。当然随之而来的还有大家被他的傲慢态度所激怒的叱责声夹杂在了一片喝倒彩的BOOOOO声中,毕竟他说了——

 

“宣誓。冠军肯定是我。”

 

就如同对丽日御茶子一战,他那么做了——

 

不肯放水不掉以轻心,攻守严密,他们各自眼前只是对手,而那些人,不过是观众罢了。

 

但这些观众看着他,看着他在完美地将丽日御茶子全盘压制住的情况下依旧小心提防着她的动作,不让分毫。

 

随即,这场应理所当然地令人敬佩的比赛却被喝倒彩,观众席上不断传来质疑爆豪胜己作为一位未来的英雄所体现出来的行为道德缺失的声音,但大部分是在厉声斥责他堂堂一个alpha居然如此残暴地对待一个可爱柔弱的beta,因此其中夹杂着一些不堪入耳的人身攻击:“alpha本身就适合战斗更何况他还是那种个性,不过是命好罢了!还嘚瑟上了啊?!”“啊啊就是嘛,话说这个alpha会不会很容易狂躁化啊?他的Omega也太倒霉了吧。”“嗯嗯看起来暴力倾向晚期呐。”“啊!他!不会就是那个!”“嗯?什么什么?!”“那个啊!那个在USJ事件里炸伤了好多人的那个学生啊!!!你们没认出来吗!”“哈?!那个炸死了人的那个?!”“靠!就满身是血把人炸得面目全非还一脸嚣张不服安排的?不是我说……他那个样子完全就是嗜血杀人魔的样子啊……超恐怖的!”“哦哦对啊听说现场好多断臂残肢诶!哇呕真恶心!”“诶?骗人的吧?怎么可能?他还是个学生啊……这么可怕的吗……话说雄英居然有这种学生?没有受处分吗?”“谁知道啊雄英那种态度摆明了要维护自家学生啊。”“靠都杀人了还护着啊!就算是敌人也不至于这样做吧!他这样真的能成为正直的英雄维护秩序拯救世界?!”“哎呀什么听说、是真的!还成为英雄呵。我亲戚还给我看过被枪毙压下的照片呢!简直就是死尸地狱啊!我做了好几个晚上的噩梦呢!”“这已经不是有暴力倾向了吧……简直就是反社会变态杀人狂啊!”“话说回来……他这样,真的可以成为英雄?”“就这样还能有Omega想跟他在一起?!!”“强制性逼婚才有这个可能吧哈哈。”“也对,不过不一定是强制性的啊,Omega本身不就是要结婚生子的吗?发情期一到不就摇着屁股求操吗?Alpha有的是Omega倒贴呢还怕烦恼娶不到Omega切!真不愧是残存动物本能最多的性别。”“你这完全就是嫉妒吧哈哈。”“不行吗!你看他们Alpha简直占了所有的好处!”“诶不能这样一概而论吧。绝对不行的我告诉你们!就那个爆豪胜己那种性子,和他在一起的Omega会被杀死的吧!呵说不定还是死在嗯那种嗯时间地点下呢哈哈。”

 

不只这样,还没停下来。

 

人和人是一样的,他们都不会停止下来,‘丽日御茶子。’爆豪胜己谨慎地摆好姿势,准备着迎接下一步的持续着的攻击,但我得看着你而无需理会其他,懂,我们都不会平息,人永远都会终结出人,是一样的,因为确实没有人停摇,可惜不只他们在看着他,自以为是的理解的人也在这个范围啊,耳边却能钻进相泽消太严肃认真的精神解说,不止。

 

不止的这种不适感在比赛结束后遇到绿谷出久时愈发令人烦躁,相泽消太的声音滞留着,人和人真的是一样的啊,清晰分明。而爆豪胜己无论何时何地对于绿谷出久,总是意外、暴躁而镇定般地排斥,条件反射脱口而出,“怎么着!混蛋!有事吗!去死吧!垃圾!”

 

对绿谷出久的反感已经深入骨髓,印刻,现在16岁,到30岁差不多就是占据了爆豪胜己一半的人生,更何况,‘那个烦死人的粘人虫,我一定要完胜他!’但这并不代表他能忍受他令人火大的接近!而且怎么可能才充斥一半,都说了人啊,不会止于此的。时间并不能替感情作出判断,但情感可以玩弄无视时空。无论人作出哪种情感,时间都如同木偶般地露出隔离的令人不爽的咧笑。令人火大而麻木。

 

说到底不过是障眼玩具罢了,归根到底还是人的恶心的情感。

 

‘所以说啊,废久你这个混蛋能不能少来恶心我了!’爆豪胜己猛地将反应过来后坚定地挡在他面前的绿谷出久推向一边,扬手对着朝他扑过来的神志错乱的敌方Alpha一个爆破,‘妈的!老子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强行被敌人个性所牵引出来及受集体Alpha信息素的爆发影响的发情期来势迅猛,在发情期到来的那一刹那爆豪胜己就已经察觉到身体瞬息的裂变般的滞怠,即使他还没完全陷入迷乱状态,那些没用的Alpha渣滓也完全应付得来,可是!这是战场!战场上不可控的因素很多,但如果连自己最信任依赖的身体和能力都出了差错,即使是丝毫的错位也可能会造成巨大的伤害,酿成形势的剧变。从他冷静地搜索研读Omega的弱点开始时,就已经明了如果他没有办法做到完全地掌控自己的身体,那么便意味着梦想的破碎甚至是未来的受缚。

 

可惜到底是一颗不定时炸弹,终究还是爆炸了,脑子里像是被投射了一颗闪光弹,压迫到视觉神经,刺激着泪腺,一切,都慢慢地不受控制了,意识里渐渐晃眼混沌,动作被拖慢,且在本能的驱使下无意识地大规模释放信息素,使得敌联盟的Alpha更加癫狂地向爆豪胜己涌来。

 

抬手爆破,晕眩、脑袋里的轰炸扰乱着绚碎成混沌‘我明明!是身体调理还不够自制吗!可恶啊!去死!’爆豪胜己不再正面迎战敌人而是闪身避开的同时回击几记爆破,耳畔不断传来绿谷出久的喊叫,让他因身体的某处开始变得黏腻而愈加烦躁愤懑的心情更加恼怒,想像平时一样叫他闭嘴吵死了滚边去,却不得不死死地咬住嘴唇,以免漏出什么令人作呕的声音让人察觉出他身体恶心的变化。可是,这么一小段时间也足够他们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反应过来英雄是要救助弱者这项光荣伟大的事!

 

‘呵弱者。’爆豪胜己恍惚了下又猛然惊出一身冷汗,愤恨地将嘴唇咬出血,哪怕只是几秒的清醒也好过——

 

“混蛋!去死吧!”身上黏糊糊的,不仅是孤立无援下冒出的冷汗,更多的还是因为随着时间碾压而过的身体逐渐趋向本能的享乐解放——在为接下来的狂欢做准备。

 

于是四肢比起最初已经慢慢无法承受在消耗量巨大的动作之下支撑着发挥力量强大的个性——汗涔涔的躯体,意识挣扎着坠入希冀浮木——软绵无力的手脚快要缠住的——活鬼;叫嚣着纠缠什么与什么交叠‘呵人类生存、丑陋的延续本能吗明明还没却已经在渴望浮现筛选存留基因中的低级本能行为简直是这是战斗吗我还能战斗吗缠绕到的话输赢哈怎么可能是胜利者绝对算是我输了吧输了输给了’

 

‘哈?输了?是输了的吧!而且……输给了——’

 

爆豪胜己连摔带爬地锁上了房门,呜咽着把手放进嘴里撕咬企图减少摩擦生殖器和渴望Alpha插入的欲望,但是一切都在进行着无耻的准备,“怎么可能啊怎么会是哪里出错了吧呜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怎么可能啊啊啊啊啊!”另一只手敲着地板重重地一下又一下。

 

“真是的!里面是什么声音啊!他在捶什么!都听不到敲门了!胜己!你听得到吗!胜己!”

 

——别敲了别敲了手手手可以了可以了可进进、

——胜己!

——胜己别捶了你这诶我钳制住他的手脚拿来的抑制剂在

 

‘抑制剂对了抑制剂对不不不会输的只要只要抑制剂把抑制剂注射!抑制剂抑制剂抑制剂!可恶——根本没有时机可以注射抑制剂啊混蛋!’一想到这爆豪胜己就更加恼火,这些低级的没大脑的Alpha在信息素的刺激下肆无忌惮地爽快地交予本能,淫秽不堪的行为举止,伴着下流污秽的言语不断冲向他,毫无喘息余地的骚扰战况下只能不断将企图向他扑过来的敌人炸开,不间断的敌人黏糊的神经,已经没法冷静布局,只能凭借本能和仅剩的自尊心在支撑着他不屈服却也免不了愈加急躁不安。

 

 ‘咔酱现在的情绪越来越暴躁,攻击力度弱化还好说,最致命的是开始毫无章法,’ 绿谷出久一边克制着本能冲动一边顾不得身体的承受阈值使用个性把离爆豪胜己过近的敌人打倒,‘虽然敌人现在也逐渐毫无理智可言,可是攻击伤害却大规模的提升,Omega的缺陷本来就很明显,更不要说咔酱现在还无法理智判断。原本就不利加之我和轰又都是Alpha,抑制天性已经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可恶!这样一来万一咔酱……我们也不见得可以马上救他!万一又像那时一样那不就哇——’突然的一阵晕眩的离地使他惊吓出声也扰乱了思路。甫一落地才反应过来是蛙吹梅雨用舌头把他卷到角落,“蛙吹同学?为什么!现在咔酱……”

 

“小绿谷我想你也想明白了我为什么这么做。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不能战斗而且你也是个Alpha,你应该也懂得自己是没法支撑多久的,远离小爆豪才是正确的选择,这样不会伤害到他也不会伤害到自己。”蛙吹梅雨按住绿谷出久不让他再冲出去,又以眼神示意峰田。

 

峰田实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绿谷出久便挣开了束缚,吼道“难道看着他们伤害咔酱吗!咔酱、我不能丢下、以前、他、他……他是……他是需要我的!”

 

蛙吹梅雨看着绿谷出久魔怔般的神情,忍不住心悸地大声催促:“小峰田!”

 

峰田实被她那么一激,下意识地就摘下头上的葡萄黏在绿谷出久的背后,蛙吹梅雨鼓起勇气将他按在石头上,心有余悸地做出防御的姿势后,“小绿谷,我希望你、你、你能冷静下来思考,这样才能救出小爆豪啊!”她看着绿谷出久拼命地扭动着身体挥动双手,口中焦躁地发泄着“可恶”“你们两个”“喂!解开啊”这样的不成语句的挣扎伴着野兽般令人悚然的眼神,不禁打了个寒颤,仍然坚持着:“你看,你现在一急信息素就混乱了,你确定你真的能克制住自己吗!你……你真的、还是!还是你想成为小爆豪的敌人!”

 

如同一剂镇定剂,绿谷出久一下子就僵住了动作,蛙吹梅雨这才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也松懈了下来,便想着靠近绿谷出久,安抚一下他的情绪,毕竟刚才话也说得有些过分了。峰田却出声阻止了她:“喂……蛙吹你现在还是先不要靠近绿谷……他、他好像更不对劲了诶……”蛙吹梅雨被他一喊视线便下意识地移到葡萄那边,他还保持着刚才被绿谷出久的眼神吓得跌坐在地上的动作,感觉到蛙吹望向他这边,举起手颤抖着指着绿谷低垂的头:“你换个角度看看他啊,真的很不对劲啊!”

 

不,不是镇定剂啊,简直像是失心剂——“敌人?我?哈怎么可能啊……你在胡说什么啊!我明明、明明、是最担心他的啊……”

 

蛙吹梅雨和峰田实觉得好像刺激过头了,赶紧宽慰绿谷出久“小绿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只是想让你冷静分析下局势,我们一起救出小爆豪!你冷静点啊。抱歉我真的只是……”“对啊!绿谷!你不要放在心上啊!她只是随口那么一说而已啊!”“抱歉小绿谷!是我说话欠考虑了。你——”

 

‘不要说了,都不要再说了,好吵啊!’“废久你这个混蛋再说一遍!谁吵了?啊?!还不是你像只苍蝇似地一直在我旁边的吵死了!你居然还敢说我!炸死你哦!”

 

‘啊!是咔酱!我们是站在一起的对吧!一直以来……我都是跟在咔酱身后的啊……我和!咔酱!一直是在一起的啊!’

 

“喂!绿谷!回神啦!”峰田鼓足勇气闭着眼睛伸出手在绿谷出久眼前一阵乱晃。

 

“嗯?你在开什么玩笑啊废久!这种话等你个性觉醒之后再说吧!吹牛王哈哈哈!”呵咔酱你的鬼脸一点都不吓人哦反倒有种……咦蛙吹同学和峰实君的脸?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诶不是、奇怪……为什么……幼稚园的咔酱、高中的蛙吹同学?啊无所谓了正好帮我向咔酱做个证明吧!证明——

 

“小绿谷!小绿谷!你、你听得到吗!”“绿、绿谷你别吓人啊!”蛙吹梅雨和峰田实已经手足无措满脸慌张了。

 

‘我有个性了啊咔酱,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啊!证明!对了!他们两个可以证明的!咔酱你看你看——’

 

爆豪胜己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转身就要离开:“不是吧废久,这有什么可炫耀的啊,还是你在小瞧我,认为我不可能分化成Alpha才这么迫不及待地拿来给我看吗!啊?这种东西——”爆豪胜己这么一想实在觉得很不爽,于是又转回身来,将绿谷出久手里的检测证明一把抢过来,漫不经心地前后翻转瞧了瞧,嘟囔着,“啊——也没什么特别的嘛。不过话说回来废久你还真是让我意外了呢。”说着随手将检测证明丢在地上,抬眼直视着绿谷出久,但一看到他突然就熠亮的眼睛却仍旧畏缩的姿态,一股无名火就这样蹿涌而上,一脚踩在地上的证明上,咬牙切齿地冲着他喊,“你还真的是让我意外了呢,我还以为你一定是Omega呢,这样就可以知道Alpha的证明和Omega的证明是不是会设计得有什么不同呢。真是遗憾啊,不过从你这张看来分化证明也没专门设计得特殊啊。还说得那么重要好像分化就和个性一样能决定未来了呢切。啊,说到个性……废久,你不会是以为分化成Alpha你这个无个性就会超过我了吧嗯?”爆豪胜己扬起下巴轻蔑地俯视着绿谷出久,解气般地用脚碾了碾那张证明,“所以才会这么兴冲冲地跑来跟我炫耀?你还真敢小瞧我啊废久……”绿谷出久看着眼前的男孩突然阴霾的神情、耳边传来他压抑着怒火的声线,慌张地连连摆手,结结巴巴地想要解释,就被抢先打断了,“切Alpha又怎么样?你有个性吗?你个无个性的没用的Alpha!”不、不是的!我已经有个性了!你可以问他们啊。你看他们一直在说着什么你看他们你看着我啊!你看着我啊咔酱!

 

“绿谷!”旁边的蛙吹和峰田已经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将绿谷出久从魔障中拉回来。 

 

‘到底凭什么啊咔酱……我怎么做你都觉得不对,凭什么他们就可以站在你身边!觉醒出了个性并不能说明一切啊!那种说法是不对的啊!咔酱自己也说了性别觉醒并不能代表什么!为什么到了我就……咔酱难道就觉得他们的那些个性有用吗!和我的无个性根本就没什么差别的啊!就好像咔酱觉得大多数Alpha比不上你一样你不也认为是不是Alpha根本和Omega无差啊!混蛋!’ 

 

“凭什么你这种无个性的懦弱胆小的家伙是Alpha啊!!!”“小绿谷你清醒点!”“废久!你给我记住了,即使你是Alpha,你也赢不过我的!”‘即、即使、咔、咔、咔酱你、’“闭嘴!即使我是Omega那又怎么样!你说、即使是这样,你又有哪点赢过我了!”‘不是的啊!咔酱!你为什么总是这样!总是不肯好好地听我说话呢!我明明想和你说!即使你是Omega,你也是最厉害的,无论如何都不会输的、咔酱、象征’

 

——因为你,完全没有实力可支撑

——因为你,根本没有勇气说出来

——因为你,没有资格站在我身边

 

我从四岁就知道这个世界是不平等的,个性不平等,性别不平等,许多的不公,可是这些不平等,也只有咔酱这样的强者才能藐视它,打破它,而我,一直都……好不甘心啊……但那不代表——我会放弃!

 

TBC.


狗茨

茨o狗a装b,茨木让酒吞给自己临时标记但狗子误会了。

大天狗径直越过酒吞,他远远地注视着茨木,酒吞受不了他们之间的这种莫名其妙的氛围,搞不明白这一o一b到底在暧昧个什么鬼,摆摆手示意茨木便走了。

他们同时松了口气,得以光明地往偏僻而去,狭窄中,他撞在他身上他又让开一点儿,两人都踉踉跄跄的,这好地方是隐匿而仄迫的把他们双双逼向彼此,这一次轮到他碰到他裸露出来的他也让开了点儿,他笑着凝固在了嚣张而越发清晰的混杂的气味,避开着刺灼的呛味,在火光中他看到了他身上覆压的乌翼如雾成水黏贴的湿漉于空舔舐无迹,他侧过脸,气息呼在了他的耳畔他一直在说他却常说他费了那把嗓音,他的味道他听他叽叽喳喳,他偏偏出现的气味体息他听任而懵懂无知。此时,他侧过了脸,气息呼在了他的耳畔,他料他一定听不懂,于是他撇开,嗅到了那小路上那漆黑的足迹像是情动之下的乳白斑浊,看来不是他听不懂而是他幻听了,那轨迹如同烧痕,火吻随迹撕扯攀爬而上,他闻出了呛人的焦味,他愣愣地凝视着,克制不住地咳了起来他钳住他,这地方太过于狭窄仄迫,充斥着三个人的气息,他需要什么来解开。

茨木也有点慌张了伸手扶住他,他却立刻直起身,摆了摆手告别,两人像似从地洞爬出来,他刚刚居然以为过不去了,回来的足迹附于烧焦的土上成棘,簇拥着朝他刮来,死乞白赖,他站着不动死乞白赖地,它们涌过来,呼吸干净了他便立刻松开茨木。神经质地整理了下着装,他们聊了聊,我也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他们也都不知道,但是该说的大天狗已经说了,道别,就此。




茨木身上的黑翼不是纹身,是狗子暗搓搓地为茨木画过一幅画,上面茨木的身上有黑翼)


(心情不好冲动发出来,激动233心情好多了

【喻黄】冤枉时间 002


“哼、哼哼、哼哼哼哼~~~”手被拉下的时候,黄少天还是突然间脑子一片空白地断了话题,顿了几秒,也不想继续刚才的话题,便随意地哼起歌来,眼神躲躲闪闪的,按理说他已经习惯了,但还是做不到在这种情况下自如地和喻文州聊天并不时伴有视线交流,可又按耐不住地想看喻文州。

 

看他做什么?看他镇定自若?还是兄弟?想想就千万个不爽!不过,哥们儿之间会想这么多吗?

 

平时和郑轩他们勾肩搭背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劲,也根本不会想这些有的没的;而且基本上一旦有人让他觉得不舒服不自在,产生了心理隔阂,他都能毫不留情地拉开距离,淡漠是可以的,他妈妈也是这样。

 

他不是这样犹犹豫豫的性格,只是碰上喻文州,连心都变成了敏感处,轻易经不起他些微触碰。不是不舒服,只是无从反应,不想嘻嘻哈哈地糊弄过去,较真了后续的展开万一脱轨了呢?喻文州啊,黄少天既觉得不妥也无不妥。

 

喻文州本人是已经不想纠结妥当不妥当这个问题了。他觉得对于一个人的喜欢是怎么也藏不住的,即使他现在待人一向温和,细心周到,进退得体;只是这么多年下来,点点滴滴地积累,明眼人都能看出那细微的差别。

 

他对上心的事,认真热情而执着,无法掩饰。

 

像荣耀,他能在忍受当初那些冷嘲热讽下心无旁骛地历练自己,有些人对他指指点点:“你看他,都拼了命地在训练结果还是吊车尾,唉……没那个天赋啊。看黄少!有天赋的人就是任性啊整天缠着魏队pk。”“啧啧啧啧啧这么拼训练量是我的两倍了吧!怎么还是倒数啊好可惜啊……”而他已经顾不得理会闲言碎语了,除了荣耀,极少数事物能在这个时期纳入他的眼里,所以又有人觉得他高冷装酷,不满:个吊车尾还痴妄着成为职业选手呢!

 

喻文州那会儿是真的没有什么精力去缓和他那大部分时间是在被人不断取笑的僵化的人际关系,对荣耀的狂热让他全身心投入到提升操作水平的训练上,有些不是很必要的东西十多岁的喻文州已经能够狠得下心来舍弃,他太清楚自己要什么,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太贪心反而容易什么也抓不住;所以他不是很热衷与他人打成一片、称兄道弟,因此也就对于这之间的隔阂反应很平静,即使他其实并不冷漠无情:别人搭话他会应,能帮地尽量搭把手,只是不主动罢了。

 

渐渐地存在感也就弱了下来,但一起训练的人还是能看出他的拼劲儿,看出他真的喜欢荣耀,眼神、耐心、行为等很多地方,其实喻文州真的不太能藏住喜爱,无论年少还是此时。

 

当然训练营那会儿他想低调也低调不了,毕竟常年“高调”地吊车尾嘛……

 

现在呢,他想低调地喜欢一个人也还是低调不了,毕竟豪门战队蓝雨队长诶!他还有个能让联盟改规则的副队长呢!副队长恰巧是他钟意的人,而副队长又整天 聒噪 高调地引人注目,偏偏副队一个人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就算了,还一直带他友情出镜,以至于连他的情敌叶秋都调侃过他们双生,他现在严重怀疑黄少天将他的暗恋泄露出去了,总感觉全联盟的职业选手有时候看着他们俩的表情像是在说别藏了,你那点小心思啊根本不言而喻。纠结了一段时间,后来由于战队的事情太多了,他也无暇瞎想,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众人已经习惯他们如此亲密了。庆幸的是黄少天虽然早就习惯了和他的相处,但是在众人的调笑下居然还是没发现他喜欢他,没发现喻文州喜欢黄少天,那种喜欢:每次和他见面就会不由自主地触碰;独处的时候会有千百万个本人都没反应过来阻止成功的小动作;只要一瞟到他就会克制不了上扬的嘴角,更遑论和他对视时;为他着想的同时又恨不得宠着他、不想拘了他;一个人独处闲着的时候黄少天又会来骚扰他,跑来在他的脑子里叫嚣。

 

‘少天到底是迟钝还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毕竟他也被那阳光开朗的外表迷惑过,喻文州旁敲侧击了许久,不得。

 

于是他便大大方方地看他,他知道自己无法掩饰。对于上了心的人。

 

可他坦然地看他,只为了把心相奉,让他明了他的感情,等他裁决,而他自甘身受煎熬。

 

更何况,难捱的“审判过程”中夹杂着乐趣与甜蜜。如果最后黄少天拒绝,他依旧可以假装拥有过他——他总感觉他们的试探过程就像刚确立关系后的害羞与尴尬却又不忍拉开距离的青涩初恋。

 

好比现在,黄少天局促得仿佛他才是那个不敢与爱恋的人对视的人,明明不喜欢就会不着痕迹地远离,偏偏纵容了对他有爱欲的人。

 

而喻文州还是像平时一样注视着他,看他窘迫地看天看地看那颗高大的木棉树,随后视线黏在一只毛绒绒的肥啾身上,到是暂时忘了极力想忽略的触感——喻文州冰凉的指尖,满脑子都是‘好想揉捏啊!好想摸摸!好想养一只啊!算了……战队都明确规定了不准,而且是严禁!还是少给文州增添工作量了。云养好了orz啊!文州也是云养了的!’紧接着便问出了口。

 

“话说队长好像云养了很多动物吧?你的微博转了挺多的诶。”即使黄少天最初的目的是想转移注意力,但不管怎么样最后还是会绕回到喻文州身上。一想到这,黄少天对自己嘴快的毛病略微无语了一下,反思了一秒觉得反正自己也不会随随便便把老爸的身份说漏嘴就随他去吧,关键是怎么又把关注点放在喻文州身上了!他的手到底要什么时候咦松开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对啊前几次他握到我都以为他放手了结果还黏着现在呢?就松开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脸色不太自然地摩挲着刚才被自己握住的地方,得逞的神色掩在笑意里,开口道:“随便转转而已,看着可爱就会联想到可爱的人顺手就转发了^^”

 

‘可、可爱的人!!!不能问不能问绝对不能问!一定要忍住!明显就是坑啊黄少天!黄少天你想想是谁啊!你可是荣耀女神的剑圣!这么多年下来你应该是那个无论游戏里还是生活里都比别人更切身体验了解过喻文州心脏程度的无辜受害者啊!’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别扭地故作冷淡“哦这样啊”然后一副很无趣的样子转过头,强忍着好奇心又不愿掉下陷阱的憋屈小模样;‘唉,这真的不能怪他时不时就顺手去摸黄少天的头’,却也只能在心里暗暗地叹气了,‘看着就很可爱啊,实在是控制不住想揉捏的欲望,待会儿刷刷微博看有没有像他这么萌的动物吧。^^ ’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嘴角的笑意,还是坚持按捺下好奇心。正好也并肩走到了蓝雨一楼的大厅,迎面碰上了宋晓他们几个,黄少天撒丫子就往那边凑。

 

喻文州到是不介意他急切地想远离自己,反应大才说明有戏,丁点儿事都没有才叫人失望。就像刚才松手后黄少天明显的失落却又对这突如其来的惆怅感接受不能,呵,总算是不亏了,毕竟强忍着把手抽离并不排斥自己接触的爱恋对象也是需要毅力的,特别是当黄少天亲自递给他这杯迷离诱惑的美酒。


注:http://viaful.lofter.com/post/241a1b_1298ffe8

冤枉时间

 

‘少天到底是迟钝还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毕竟他也被那阳光开朗的外表迷惑过,喻文州旁敲侧击了许久,不得。

 

于是他便大大方方地看他,他知道自己无法掩饰。对于上了心的人。

 

可他坦然地看他,只为了把心相奉,让他明了他的感情,等他裁决,而他自甘身受煎熬。①

 

更何况,难捱的“审判过程”中夹杂着乐趣与甜蜜。如果最后黄少天拒绝,他依旧可以假装拥有过他——他总感觉他们的试探过程就像刚确立关系后的害羞与尴尬却又不忍拉开距离的青涩初恋。

 

好比现在,黄少天局促得仿佛他才是那个不敢与爱恋的人对视的人,明明不喜欢就会不着痕迹地远离,偏偏纵容了对他有爱欲的人。

 

而喻文州还是像平时一样注视着他,看他窘迫地看天看地看那颗高大的木棉树,②随后视线黏在一只毛绒绒的肥啾身上,到是暂时忘了极力想忽略的触感——喻文州冰凉的指尖,满脑子都是‘好想揉捏啊!好想摸摸!好想养一只啊!算了还是云养好了orz’

 

“话说队长好像云养了很多动物吧?你的微博转了挺多的诶。”即使黄少天最初的目的是想转移注意力,但不管怎么样最后还是会绕回到喻文州身上。

 

 

  1. 可他坦然地看他,只为了把心相奉,让他明了他的感情,等他裁决,而他自甘身受煎熬:岛谷瞳,沙罗双树中“心捧げ この身焦がし(把心相奉,身受着煎熬)”
  2. 而喻文州还是像平时一样注视着他,看他窘迫地看天看地看那颗高大的木棉树:这句话写的时候没怎么想到有什么,是因为后来要继续写下去,反反复复的回顾下前文,突然想起这句话有点像电影《他是龙》里的一句台词:“ 我看鸟,也看鱼,为什么不能看你”就……算了还是注一下好了。




    002写好了,就是……有一个词我真的好纠结好想换掉,可是暂时想不起来有什么词可以更好地表达,词语匮乏真的很让人抓狂orz先发注释好了……


当喻文州再一次看到黄少天挥手示意他的时候,而在这时,他依旧为向他跑来的黄少天那眉眼悸动。多少年前他因他爽朗又略带顽皮的笑声侧首远观,或许相处了这么多年,他渐渐触及到的却是那少年心性的冷,如今陷在隐雾中看他:新的一天,他迎向他,陪着他;新的一天。①似乎他一直和蓝雨的黄少天平静地留在夏天,这段时间怎还没有点头、走了?②可他忍着半满的酒,③等着所有时间,所有时间背后的黄少天却不可看不可饮。④

① ②:泰戈尔《飞鸟集》

I sat at my window thismorning where the world like a passer-by stops for a moment, nods to me andgoes.

新的一天

我坐在窗前

世界如过客

在我面前走过

停了

点头

又走了


③:当我的酒杯空着的时候,我就让它空着;但当它半满的时候,我却恨它半满。——纪伯伦《沙与沫》


④:

半岛

卞之琳

半岛是大陆的纤手,
遥指海上的三神山。
小楼已有了三面水
可看而不可饮的。
一脉泉乃涌到庭心,
人迹仍描到门前。
昨夜里一点宝石
你望见的就是这里。
用窗帘藏却大海吧
怕来客又遥望出帆。


【喻黄】冤枉时间 001


当我的酒杯空着的时候,我就让它空着;但当它半满的时候,我却恨它半满。——纪伯伦《沙与沫》


当喻文州再一次看到黄少天挥手示意他的时候,而在这时,他依旧为向他跑来的黄少天那眉眼悸动。多少年前他因他爽朗又略带顽皮的笑声侧首远观,或许相处了这么多年,他渐渐触及到的却是那少年心性的冷,如今陷在隐雾中看他:新的一天,他迎向他,陪着他;新的一天。似乎他一直和蓝雨的黄少天平静地留在夏天,这段时间怎还没有点头、走了?可他忍着半满的酒,等着所有时间,所有时间背后的黄少天却不可看不可饮。


略一晃神的功夫,黄少天已搭着他的肩膀,嘻嘻哈哈地扯着漫无边际的话题,比划着手势,似剑式起落的利索,神情飞扬干净。喻文州笑着握住他的手腕,将挥舞的手拉下来。


起先黄少天还误以为喻文州不喜欢身边的人说话时有过多的肢体语言才三番五次锢住他的手,他便注意着不要过于肆意,可那是喻文州,虽说是队长,但以他们的交情怎么说也应该特殊对待一下吧?再者说了,他在喻文州面前真的太放松惬意了,有些时候都没怎么想控制下距离。好好地反思了下觉得可能是因为已经远离了儿时的那种生活处境,很自由,可以随心地表达自己的情感,疏离与戒备都被他隐藏在阳光开朗的外表之下,鲜为人知。


只不过,这种突然的行为,喻文州这么有分寸的人是不可能莫名其妙地做出来让人误会的:要么让人觉得过于亲密产生误会,要不就是误以为惹喻文州厌烦了。更何况,喻文州要是觉得不好或者不喜欢,那斩钉截铁的语气和态度,黄少天略一比较,觉得喻文州制止他的肢体动作时的漫不经心和逼他吃秋葵时的锲而不舍二者根本不能相提并论!继而便愤而不克制自己的动作和心情了。哼,也让喻文州体会一下 “仗着我拿你没办法的退让” 这种兄弟间的亲近自己烦恼去吧。‘想想就很爽!’黄少天在这种想法促使下硬是梗着让自己不自在的心理‘这样是不是不好啊专往别人不喜欢的地方戳,万一文州真的和我生气闹别扭了怎么办?可明明是他先逼我吃秋葵的!’惴惴地小孩子心性偏不改动手动脚的毛病。就暗搓搓地等着喻文州和他摆架子他就乘机提条件拍桌子不准他再叫他吃秋葵了!‘等价交换~get~’黄少天算盘打得劈啪响,结果喻文州虽说总是顺势拉住他的手,但没有不耐烦,也不见得多讨厌,似乎就单纯地想这么做而已。


喻文州本来也没觉得黄少天的小动作惹人厌烦,只是让他心乱罢了,下意识便握住了。第一次反应过来时还想着该怎么解释,而黄少天愣了下似乎为了避免这尴尬中略显暧昧的气氛,好心地岔开话题,手脚也老实多了,喻文州也只能呐呐地松了手。幸好后来黄少天也没想着和他拉开距离,更不觉得他的动作奇怪,依旧和他很亲昵,即使他又犹豫地尝试了几次,黄少天既没挣开也无抵触心理。


于是喻文州在误以为黄少天不以为意的情况下,心安理得地吃起自家副队的豆腐了^^。

至于黄少天,则在确认喻文州根本就是无所谓的制止下,渐渐习惯了喻文州冷不丁地环住他的手腕;理直气壮地在喻文州面前越发肆意起兴。‘虽然好可惜不能让文州把秋葵从蓝雨菜单上撤掉……’黄少天叹气,‘但是队长其实一点也不厌烦我,那我也就忍了这件事吧!’


就这样,他们似乎解开了误会,又好像误会了什么似的,和谐的牵手相处着让蓝雨众人误会了……

【TBC】


第一段我有化用(算化用吧?)几位大诗人的句子,本来在Word的注释标注是在右上角的,可是转到LOFTER是大号字体,看起来不好看,就想着明天把注释单独发出来(应该是明天的orz)有时间也会把在构思这篇文章时看的书列出来(毕竟我拖延症真的很严重,其实能发出来我已经觉得很不可思议了……

麻烦哪位朋友可以评论下格式看起来舒不舒服,谢谢!

ps:黄少有个秘密小身份233


The  Lover  Mourns  for the  Loss  of  Love

Yeats

Pale  brows,   still hands  and  dim  hair,

I  had  a beautiful  friend

And  dreamed  that the  old  despair

Would  end  in love  in  the end:

She  looked  in my  heart  one day

And  saw  your image  was  there;

She  has  gone weeping  away.


怀揣着的怀表,我在想什么。

【下午茶好,兔子先生。】


只有一杯下午茶,被人撞见会不会很尴尬。可是,我没人陪啊。


静静地啜着茶,巴巴地望着,望着......浅浅地笑着晃着腿,渐渐地,渐渐地,无力下垂。你看见我笑了吗。


兔子先生没那么重要,不用自以为是地担心。她只是把自己放在了心上,至于你,连放在手里都没有哦。